挪威杀人狂“精神不正常”?

前景分析

终身监禁 或入住豪华监狱

布雷维克对两次凶案供认不讳,但否认对他的恐怖袭击指控。根据挪威法律,最高刑期为21年,但如果犯罪分子被释放后有重复作案的可能,刑期还会被延长。因此奥斯陆大学刑法学教授斯塔罗·埃斯科兰德称:“从理论上讲,布雷维克的后半生都可能在监狱里度过。”

有报道称,挪威警方可能寻求以反人类罪起诉该国爆炸和枪击恐袭案嫌犯布雷维克,如果罪名成立,他需要在狱中服刑最高30年。

据报道,如果最终认罪,布雷维克可能将被送往奥斯陆近郊的哈尔登监狱服刑。这座监狱以豪华舒适的环境著称。

挪威政府用了10年时间,花了2.5亿美元建造哈尔登监狱,这座监狱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人道”的监狱。据悉,目前,哈尔登监狱中关押了252名犯人,里面有杀人犯、贩毒分子以及其他重刑犯。犯人都有自己的私人牢房,看起来就像是个饭店的标准房间,有浴室套房、平板电视、迷你冰箱布雷维克俄罗斯,有些房间还有DVD播放器,甚至还能上网。12名犯人共享一个客厅。

声音

我认为,他本应该自我了断,而不是杀害那么多民众。——挪威爆炸和枪击案主要嫌疑人布雷维克的生父延斯·布雷维克25日说

他承认表达关于儿子的观点时使用“强烈字眼”,但称放出“狠话”有原因。“一旦想到发生了什么,我就心灰意冷。我依然无法理解,怎能发生这样的事。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在以后的岁月中,这份耻辱将一直伴随着我,人们也会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老布雷维克目前与自己的第二任妻子住在法国卡尔卡松的一处别墅内,由于担心有人会报复,法国警方已派出了持枪警察在该别墅周围全天候巡逻。

他(布雷维克)是魔鬼化身,一个彻底的疯子。他说过的任何话、写过的任何文字,只不过是疯子的胡言乱语。——普京的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25日发表声明称

布雷维克在“宣言书”中表达了对俄罗斯总理普京的敬佩,同时称有必要在挪威组建一个与俄罗斯“我们”青年组织类似的“爱国组织”。佩斯科夫25日试图划清普京与布雷维克间的界限。“我们”青年组织2005年至2007年间迅速发展壮大,吸收大约12万名17岁至25岁青年成员。这一组织获得普京支持,据信与俄罗斯政坛多名高层关系密切。

二十五日,在挪威首都奥斯陆,市民手持鲜花参加悼念集会

N据新华社电 综合

综合外国媒体26日报道,造成76人死亡(挪威警方25日将爆炸和枪击死亡人数由先前公布的93人调低至76人)的挪威杀人狂魔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已被隔离关押,有关他此次行凶的更多细节被披露出来,警方怀疑他曾在子弹上涂抹了致命化学品以增强杀伤力,他在行凶时头戴耳机,似乎是为了掩盖心中恐惧。

布雷维克的辩护律师盖尔·利佩斯塔26日说,他认为布雷维克“精神不正常”;嫌疑人自称“勇士”,为发动这场“战争”自豪。

最新进展

律师说法 嫌犯显然“疯癫”

利佩斯塔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整个案件显示,他精神不正常。”不过,眼下谈论布雷维克是否会在案件审理期间以“精神不正常”为由展开申辩“为时尚早”。

利佩斯塔告诉媒体记者,他感觉布雷维克自认为这场行动“依照计划实施”,但不知道袭击造成多少人死亡、不了解公众对这场惨剧反应如何。

“他预期这是一场战争的开始,可能持续60年。不过他的头脑……没问题。我不想过多评论他的头脑,”利佩斯塔说,“他自视甚高,把自己当成勇士,为发动这场战争而自豪。”

问及布雷维克是否就辩护提出具体要求,利佩斯塔说,嫌疑人没提出什么要求,即便提出,自己也不会接受,理由是布雷维克显然“疯癫”。

利佩斯塔证实自己是挪威工党成员,称不清楚布雷维克是否了解这一背景。

首次听证

否认独行 自称有两个同谋

布雷维克25日在奥斯陆一家地方法院首度出席听证。法官赫格尔裁定,布雷维克须受8周拘留,前4周为单独监禁。

为协助警方调查,嫌疑人前4周必须接受单独监禁,不得与外界保持任何联络,不得接收信件、会面媒体或访客,辩护律师除外。谈及继续拘留布雷维克的理由,赫格尔说,“如果被告现在获释,他可能立即破坏证据”。

赫格尔说,布雷维克在法庭上承认制造袭击事实,拒不认罪,宣称“以行动拯救欧洲”。不过,他改变“独自制造袭击”说法布雷维克俄罗斯,称行动获得协助。有报道称,听证会后法官表示,布雷维克自称“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还有两个同谋。

布雷维克出庭时身穿橘色套头衫,“制服出庭”请求遭法庭驳回。检察官克里斯蒂安·哈特洛说,布雷维克在听证会上“表现镇定”,自称做好接受终身监禁的准备。

挪威警方25日把政府大楼爆炸致死人数由7人调高至8人,把于特岛枪击致死人数由86人调低至68人,两起袭击死亡总人数为76人。

行凶时听音乐克服恐惧

子弹特制

造成内伤特别严重

根据挪威首都奥斯陆警方公布的信息,布雷维克拥有数把枪支,其中包括滑杆式散弹枪、手动步枪以及他最爱的鲁格“迷你-14”轻型自动步枪。

收治枪击事件受伤者的医院负责人科林·普尔指出,布雷维克选用的达姆子弹可以在体内爆炸,因此造成的内伤极为严重,在已经接受手术的16名伤者体内没有一颗完整的子弹。达姆子弹的尖端没有包覆而是露出铅心,射入人体后铅心会扩张或破裂以增大创伤面。

根据幸存者的描述,布雷维克在大开杀戒时戴着耳机听着音乐。对于这一看似怪异的行为,他在自己的宣言里做了解释:“如果必要的话,我将把我的iPod随身听调至最大音量以此来克服恐惧。”

或服兴奋剂

以完成袭击行动

据德国《世界报》25日报道,布雷维克可能在行动之前服用了兴奋剂。在布雷维克上周五实施袭击行动前,他可能服用了合成代谢类固醇以及麻黄硷、咖啡因和阿司匹林的合成药物。因为他担心,自己如果不服用兴奋剂,可能将无法完成袭击行动。

借助兴奋剂,布雷维克能够随身携带数公斤的武器弹药走很长的路而不会疲惫。布雷维克在宣言中写道:“大多数战术任务对于普通人来说都非常困难,即使他们接受过很好的训练。而如果服用兴奋剂,情况则会不同。”

年少时挨揍

或留下心理阴影

26日,西方很多媒体都在分析究竟是什么原因促使布雷维克这个曾经寡言少语的“乖乖男孩”转变成了嗜血恶魔,有心理学家指出,他的早期生活经历或许已经埋下了祸根。

布雷维克在宣言里表示,他才1岁时父母就离婚了。自15岁开始,他便与身为外交官的父亲失去联系。那一年,他因在墙壁上信手涂鸦而被警察抓捕。他自称当时最要好的朋友是一名来自巴基斯坦的移民,他经常与一群巴基斯坦裔少年一起玩耍,但常常挨揍,有一次还被打断了鼻梁骨。

16岁时,布雷维克决定专心学习,于是断绝了与那名巴基斯坦裔少年的联系,但渐渐地他觉得外来移民正在腐蚀他的国家。尤其令他气愤的是,他觉得多元文化使得自己越来越“女性化”。

不过,也有专家表示,布雷维克的作案动机“十分复杂且令人担忧”,不可能仅仅是因为他的个人成长经历。

英国伯明翰城市大学犯罪学教授戴维·威尔森分析说:“在残害那些参加夏令营的孩子时,他可能想象自己正在进行一场正义杀戮,他可能认为自己这么做是为了某种更伟大的目的。与连续作案的杀手不同,滥杀无辜者的行为动机可能与个人和政治都有关系。在这一事件中,他在政治层面的考虑是通过自己的暴行清除那些将来可能会从政的、执政党的下一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