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维克纳粹 气到人浑身发抖,这样的杀人禽兽居然还能活得如此滋润

2011年7月22日,是挪威平常的一天。

这一天,风和日丽,蓝天白云。

数百名年轻人登上了于特岛,他们兴高采烈、意气风发,因为他们要在岛上参加未来领袖的夏令营培训。

于特岛,挪威度假胜地,距离最近海岸线大约有几公里,游客只能乘船才能到岛上。

所有人都觉得,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了。

这也是因为挪威犯罪率极低,常年是欧洲最安全的国家之一,多年来未发生任何恐怖袭击事件。

在40公里外的挪威首都奥斯陆,也跟往常一样平静。

上午,轰地一声巨响,政府大楼忽然发生了爆炸。

方圆十公里内的大楼玻璃都被震碎,政府办公大楼的工作人员、大街上的路人死伤惨重。

现场一片狼藉,伤者相互搀扶着寻求帮助。

奥斯陆的市民们惊慌失措,因为他们从未遇到过类似情形。

要知道,奥斯陆上一次发生大规模的爆炸还是七十多年前,纳粹德国入侵的时候。

很快,救援人员赶到了现场,开始救助伤员。

谁也没注意到,一个穿着挪威警服的人早就开车离开了现场。

他的车,刚好停在爆炸发生地点的正中心。

这个人,就是这场爆炸袭击案的真凶,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

他在农场里折腾试验了多次,自制出了威力惊人的炸药。

布雷维克 圣母_布雷维克纳粹_安德斯布雷维克

在奥斯陆政府大楼下放置完炸弹后布雷维克纳粹,布雷维克并不做停留,而是驱车离开。

40多分钟后,布雷维克来到于特岛对面的港口。

布雷维克假装说自己是被派来保护小岛安全的警察,营地的负责人还接见了他。

刚刚引爆了炸弹的布雷维克非常冷静,表情、说话、肢体动作丝毫看不见任何异常。

因为,这座岛,于特岛上的700多人,才是他真正的目标。

《挪威 7·22 爆炸枪击案》

22 July(2018)

执导过四部《谍影重重》的英国人保罗·格林格拉斯担任《22》导演,此片也获得了今年第75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提名。

《22》的故事,来自挪威恐怖袭击7月22事件(于特岛惨案)。

在奥斯陆爆炸后,布雷维克坐船到达于特岛,身着一身警服的他要求所有人站成一列。

参加夏令营中活动的青少年们以为这是正常安检,所以毫无防备地照办了。

毫无征兆,布雷维克突然开枪,许多人应声倒地。

随后布雷维克举起随身携带的步枪,朝着手无寸铁的学生疯狂扫射。

毫无防备的学生们,一个个倒下了。

他们谁也想不到,这一天竟然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天。

刚才还一片欢声笑语的营地,变成了惨叫声此起彼伏的人间地狱。

安德斯布雷维克_布雷维克 圣母_布雷维克纳粹

布雷维克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刽子手,他冷血、残忍、毫不留情。

面对躲藏屋内的学生,布雷维克先冷静的安抚他们,然后破门而入,举枪射击。

他一边高喊着:“你们都将在今天死去,无论你是平民、自由主义者、还是精英”,一边将屋内的所有人一一枪杀。

就这样,他扫射一个房间,然后再扫射下一个。

杀戮持续了90多分钟,这个天然封闭的海岛断绝了所有人陆地逃生的可能性,也几乎没有可以用来躲藏的安全地方。

有人躺在地上装死,有人藏在海岸悬崖边上,有人趴在地上祈祷,结果都被发现了。

面对这群待宰的“羔羊”,布雷维克冷血地一个一个“解决”掉。

他扣动扳机的速度,从来没有一丝迟疑。

在岛上,布雷维克疯狂扫射数百名青少年,造成69人死亡,受害人平均年龄仅18岁。

大约100分钟后,挪威特种部队才正式登陆。这座岛上,剩下的只是一堆尸体,还有一群瑟瑟发抖的幸存者。

2、

面对层层围上来的军人和警察,布雷维克完全不反抗,相反十分顺从地放下了武器,因为他怕自己被当场击毙。

在接受审讯时,他先是吃了一大块比萨,要了一杯可乐,静静坐了一会。

然后,他慢条斯理地说:

“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欧洲,挪威变了,欧洲也变了,移民太多了,在一切变的更糟前,那些该死的移民者必须滚出挪威。”

布雷维克纳粹_布雷维克 圣母_安德斯布雷维克

显然,布雷维克是有备而来,他甚至准备好了白皮书,《欧洲独立宣言》。

在这个宣言里,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政治主张,并且在最后发布了“预言”。

将来有一天我们的国家会被移民占领…… 今天会有很多人把我们称为“恐怖分子”,但一百年后我们将被称为“英雄”。

这些言论布雷维克纳粹,充满了邪恶的蛊惑力。

相比屠杀,布雷维克在法庭上的表现和言论更让人震惊。

他非常理智的承认自己杀害了这么多人,但否认有罪,说自己仅仅是在“自卫”,保卫祖国。

那么,保护祖国为什么要杀死那么多手无寸铁的年轻同胞们?

布雷维克说,那是因为岛上的年轻人都支持政府,他们会让移民和挪威平民变成一家人。

在接受审判时,布雷维克不止放出大量惊世骇俗的言论,还故意当众行纳粹礼。在座所有人瞠目结舌,连法警都忘了及时制止。

显然,这才是布雷维克精心策划的最具煽动力的攻击,也是第三次恐怖袭击。

他知道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关注此事,他要利用舆论上精准控制节奏。

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中,他颇为得意,整个审讯过程全程面带微笑。

而且他还研究过挪威法律(挪威已废止死刑),知道自己不会被判死刑,顶多是监禁。

果然,他只被判了21年,关7年就可外出度周末不受监控,关14年便可假释。

在狱中,他被单独监禁,并得到了一套专属的“三居室”,一个卧室,一个健身室,一个书房。

下图就是布雷维克(右图是真人)居住的真实环境,可以用电脑,还可以看窗外风景。

@百度百科

布雷维克 圣母_安德斯布雷维克_布雷维克纳粹

他吃完早餐后还可以看报纸,有跑步机可以健身,甚至还可以用电脑玩自己最喜欢的游戏,《魔兽世界》。

2013年,布雷维克还在网上攻读奥斯陆大学学位,学习政治学。

过了一年,他在狱中威胁绝食抗议,除非监狱能够满足其一系列要求,包括升级游戏机。

这么不要脸,无耻到令人发指,但他偏偏赢了。

布雷维克的父亲是个外交官,因为羞愧发誓终生不回挪威,他还说,犯下这样罪行的人早就该自杀了断,哪怕是自己的亲儿子。

但,恶魔就是恶魔。

死有余辜,却死不了。

最惨的反而是布雷维克的辩护律师,他被迫接受这次公益诉讼安排,然后一直被民众骚扰和威胁,女儿被迫转学。

真正的凶手被保护在高墙内,愤怒的民众无可奈何。

因为,一切都要保护“人权”。

法庭要保护他的权利,即使他是罪犯。

在文明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人类已经忘了如何对付一个穷凶极恶的反社会禽兽。

4、

难民之殇,经济恶化,是欧洲现阶段的两难困境。

欧洲诸国多年生育率降低,缺少劳动力,老龄化严重,男女比例也在慢慢失衡。

一些欧洲国家比如德国开始分步接受难民,分块设置,逐步同化外来难民。

但难民带来了一些社会问题,有些还是毁灭性的,比如性侵、强奸、凶杀、抢劫,让居民不堪其扰。

本国居民劳动力下降,引入外来劳动力会造成社会问题,处理好实在太难了。

布雷维克 圣母_安德斯布雷维克_布雷维克纳粹

执政德国十几年的默克尔黯然退出下次竞选,最大原因就是难民问题没处理好。

难民问题现阶段没有好的解决方法,注定还要困扰欧洲国家领导人很多年。

5、

于特岛惨案里,18岁的威亚,身中五枪。

他失去了自己的右眼、手指,一枚弹片留在脑子里,永远威胁他一生,直到他死去。

他几次送进抢救室,多次挣扎在死亡边缘,终于活了下来。

可是,这样的幸存,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维亚不仅要面临残废肢体的痛苦,还要忍受无尽的心理阴影折磨。

“我看不到未来,这种感觉就像自己被流放到无人区一样。”

他一次一次接受康复训练,一次一次痛苦地倒下,却又一次又一次顽强地站起来。

因为布雷维克还活着,他要站起来,不停接受挑战,提高自己,才能阻止布雷维克的下一次恐怖袭击。

最终,威亚勇敢地出席了审判作证,在法庭上直面给自己一生带来痛苦的那个恶魔。

在法庭上,威亚说:

“我一度陷入迷茫,现在我才发现我依然拥有家人、朋友, 我依然拥有回忆、梦想、希望还有爱, 而他什么都没有,他完全孤身一人…”

正如威亚的父亲所说,“他们有枪,我们有花”。

可是,面对苦难和不幸,善良弱小的人们只能说这样的话,也唯有如此才能安慰自己。

活在安定社会里的我们,要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

发表评论